Post Jobs

12岁男孩打游戏月入3万带来啥启示

图片 3

11月24日报道江西南昌一名12岁男孩小新,因为擅长打游戏获得某直播平台青睐,之后成为实况主播,平均每日吸引5万至6万人线上收看,让他月收入高达3万元。最近,小新使用新账号游玩,竟然以18连胜的成绩晋升大师级别,网友还帮他取了“幼年厂长”的绰号。

图片 1

新职业,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未收录的,社会经济发展中已有一定规模从业人员,且具有相对独立成熟的专业、技能要求的职业。

早在2003年,电子竞技就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99个体育项目之一。在2004年举行的首届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上,时任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副主席的何慧娴表示,电子竞技运动的开展是一件非常有意义和健康的事情,在广泛、快捷的基础上,满足不同人群对体育的多样化需求。正如小新母亲所言,12岁的小孩过钢琴
10级、进围棋国家队会被称为天才儿童,为什么游戏打到大师就要被批评?

在湖南、内蒙古等极少数几家高校试水之后,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四川传媒学院、四川科技职业学院三所四川高校也相继宣布将开设电竞专业。6月2日,四川电影电视学院最先弄出了动静:与成都电子竞技协会签订协议,开设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将于9月正式招生。

4月3日,人社部发布的13个新职业信息,电子竞技员和电子竞技运营师位列其中。

其次,那就是教育应该更加相信孩子。实际上,在国外多数孩子的少年生活就是玩,而我国呢,孩子根本就成了家长梦想的衍生品。

电竞专业不仅仅是打游戏

消息迅速在电竞圈炸开,圈外也广泛讨论,这是中国电子竞技又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感叹到:你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

总的来说,如今社会多元化发展,以打游戏为职业也没什么错的,但必须明确的是,教育一定不能功利化,怕的就是一些父母把孩子打游戏又当做了一个“商机”,将其又纳入了培养的方向。必须明确的是,任何一个行当,都需要潜质和孩子的天赋,比如以打游戏为生,估计走这条路1000个得有999个掉下来,多数孩子更适合走普通的道路。其实,多数孩子都是普通人,最忌讳的就是把孩子当成天才来培养。

从早上6点半,到晚上6点半,准备、组织、协调,连续工作12小时之后,四川电影电视学院数字媒体艺术系系主任彭颖几乎累趴了。因为6月2日这一天,学院与成都电子竞技协会签订协议,共建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9月将迎来首批电竞学子。而成都电子竞技协会授牌成立的翼之梦电子竞技培训中心,将与学院展开校企合作。作为签约仪式和随后电竞表演赛的幕后组织者、未来学院的电竞专业负责人,彭颖是全校最为忙碌的一个。

图片 2

为了6月2日的签约,彭颖已经前后努力了9个月。从去年教育部的公布开始,我们学校就提出了申请,10月份便批了下来,之后一直在筹备。签约第二天,彭颖接受了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的采访。据介绍,招生工作已经陆续展开,上百个考生的咨询电话,一夜之间打爆了学院招生处。

2017年,南昌“英雄联盟”全国电竞比赛激战正酣,吸引千名爱好者赶往观看
图据东方IC

之所以开办在很多家长心目中尚属玩物丧志的专业,彭颖和学院的想法是:打游戏不等于电子竞技,打游戏是对电子竞技的片面理解。

人社部正式发布13个新职业

彭颖表示,虽为电竞专业,但对入学新生的电竞水准并没有要求,该专业在培养游戏设计制作、运营管理、电竞主播等方面的权重,丝毫不亚于在电竞运动方面的培养,大一所有学生统一学习,大二根据学生的意志和老师的建议判断专业方向。

电子竞技员位列其中

作为新兴产业,大多数从业人员都是抱着热爱投身其中,缺乏科班出身的专业人才,我们希望来填补这一块。

2019年4月1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管理师、建筑信息模型技术员、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无人机驾驶员、农业经理人、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等13个新职业信息。这是自2015年版国家职业分类大典颁布以来发布的首批新职业。

作为教育工作者和和电竞爱好者,彭颖还有一个理想:让电竞文化拥有更多的中国元素,最终成为主流。彭颖说,大多数电竞项目都有着深刻的美、日、韩文化烙印,她希望未来有一个纯中国式电竞项目可以走出去。

电子竞技员和电子竞技运营师成为正式职业的消息,迅速在电竞圈炸开,圈外也广泛关注。作为当下年轻人最关注的体育运动和娱乐方式,曾经被视为洪水猛兽的电竞,成为正式职业。

反响迥异在校大学生想降级就读

电子竞技员,职业编码4-13-99-00,定义为从事不同类型电子竞技项目比赛、陪练、体验及活动表演的人员;电子竞技运营师,职业编码4-13-05-03,定义为在电竞产业从事组织活动及内容运营的人员。

家长以负面反馈为主

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对电竞逐渐认可的一个标志,有定性上的意义。早在2003年,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就将电竞纳为第99项体育运动。2016年,教育部发文增补的13个专业中,“电竞运动与管理”位列其中;文化部也在2016年发文指出,支持以游戏竞技赛事带行业发展,鼓励打造区域性、全国性乃至国际性游戏竞技赛事;2017年,电子竞技被国际奥委会承认为一项运动。

好几个同学来告诉我,未来想降级就读电竞专业。彭颖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开设电竞专业的消息传到学院电竞社之后,近300名成员几乎沸腾,当下就有不少同学找到她,聊了聊降级就读的可能性。

在这些年间,中国电竞也先后经历了“SKY”李晓峰卫冕世界电子竞技大赛魔兽争霸项目、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赛事2金1银、IG战队在201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夺冠等标志性事件。

电子竞技毕竟是我们的梦想。学院电竞社副社长、电竞校队骨干成员小徐同学告诉记者,与电竞社其他几位成员一样,自己的确有过降级就读电竞专业的念头,至于之后会不会,大家都会谨慎做出选择,毕竟降级是个很大的牺牲。

电竞数据:

小徐目前读大一,他最热衷的电竞项目是《英雄联盟》。从7年前S1赛季的青铜段位,一直打到现在的电信1区的超凡大师段位。小徐说,《英雄联盟》在他心目中,早就从游戏的层面上升到了电竞的层面。记者了解到,当一个玩家打到超凡大师段位,就相当于跨过了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门槛。

44万从业人员 但仍缺口巨大

小徐说,曾经父母并不支持他的梦想,希望他未来可以成为一个医生。但是当自己成为了电竞社的副社长,将一个社团管理得井井有条,并代表学校在一些电竞比赛中拿下名次后,父母渐渐开始支持他。

1986年,两个比试任天堂游戏的美国孩子被电视直播,视为电子竞技的起源,随之风靡世界。几十年后,中国也步入了“电子竞技大国”的行列,仍处于持续发展的过程中。

但降级去学电竞,我父母还是反对的,确实牺牲太大了。小徐说,父母的意见,也是促使自己谨慎选择的原因之一。而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电竞社其他几位成员身上。

完美世界教育研究院和伽马数据联合发布的《2018年电子竞技产业人才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电子竞技产业规模已超过912亿元,用户规模达到4.28亿人。目前中国电竞产业从业者规模达到44.3万人,从业平均月薪11124.8元。现阶段中国电子竞技产业对于人才的需求主要集中在电竞赛事服务类职位方面,电竞赛事服务类的职位需求占比达到67.5%。

虽然电子竞技不再是不务正业的代名词,也不再被边缘化,但有八成考生家长对电竞是持负面态度的。彭颖坦承,学院对所有前来咨询的家长做出调查,持负面态度的占八成,仅两成家长支持孩子学习电竞。而学院希望为电子竞技教育正名,树立起更为正面的形象。

2016年,《王者荣耀》一个游戏营收480亿,中国电影行业总营收才457亿。

但缺口仍就巨大。腾讯电竞联合《电子竞技》杂志正式发布的《电子竞技行业人才供需调查报告》中显示,电竞行业之中只有不到15%的岗位处在人力饱和状态,人才缺口达到21万,预计到2020年电竞行业整体的从业者规模将达到57万人。

2016年教育部增补“电竞运动与管理”专业后,全国多所高校开始正式招生,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四川传媒学院、四川科技职业学院三所四川高校也相继宣布将开设电竞专业。彼时相关高校负责人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电子竞技教育要培养的不仅是职业电竞选手,更是全产业链的复合型人才。

图片 3

人社部官网截图

对于从业人员来说

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

“消息刚出来,目前还不清楚具体的改变,不知道需不需要考个证。”成都一家电竞俱乐部选手告诉记者。在他和一些队友看来,电竞选手的职业性质已经部分被市场认可,现在的训练、比赛,大部分来自于所属俱乐部和赛制组织方。政策的认定更多是心理上的鼓舞,体现了国家的认可和保障。

去年年底,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制定的《上海市电子竞技远动员注册管理办法》实施后,为一些上海的电竞选手颁发了运动员证书。KG电子竞技俱乐部DOTA2分部选手,便是首批“持证上岗”的电子竞技运动员。对于人社部正式确认电子竞技员为新职业的消息,他们说:“在电竞产业蓬勃发展的今天,认可电竞选手的运动员身份,可以增强社会的整体认同感和接受度。对于选手来说,除了得到更多的权益保障,还能够加强自身的归属感、使命感和荣誉感,促使选手们更加努力训练,取得优异的成绩,为国争光。”

成都电子竞技产业协会副秘书长侯旭认为,这个消息对于核心电竞圈影响不大,“政策本身是主流社会对电竞开始逐渐认可的一个标志。”科技、游戏专栏作家丁鹏认为,政策的推动肯定还是有的,“由官方来组织定性,至少说明国家还是关注电竞的,没有认为电竞是不务正业,是一个定性上的意义。”

四川电影电视学院电竞专业负责人、数字媒体艺术系系主任彭颖认为,现在的高等教育是要培养服务产业,能适应岗位需要的应用型人才,“这个消息对于电竞教育来讲,就是:产业逐渐明朗清晰,教育可以根据职业的岗位需求来设置课程。”她还说,对于同学、家长来说,也给了他们明确的方向,“这是国家认可的职业,不是玩的,不是浪费生命。”

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说,4月3日是中国电子竞技有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当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自己是无比激动,为现在的电竞职业运动员们感到高兴,你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最近有听说,CF圈内的一位传奇选手将要复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的职业环境变好的缘故。”

“路漫漫其修远兮”“电竞行业正在慢慢被认可”“这是很多人的努力”,社交平台上网友们感慨,点赞最高的一条是:“我们电竞终于拥有姓名了。”

电子竞技和“打游戏”

有什么不一样?

电子竞技和我们平时常说的“打游戏”可不一样。央视新闻在电竞国家队出征亚运会时介绍,电脑游戏/网络游戏是玩家以休闲娱乐为主,规则限制相对较少,一些游戏只要充钱就能变强,注重社交互动。而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要对一款游戏进行长时间练习,有明确统一的比赛规则,技战术发挥更重要,遵循体育精神。每天,职业选手要进行多场训练赛,教练会对比赛进行复盘,通常每位选手花在训练上的时间有12小时左右。

《王者荣耀》项目教练李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每天要长时间的重复训练,克服那种枯燥的感觉,而不是说只是爱玩游戏,这是职业电竞选手和普通游戏爱好者的本质区别。

作为人才培养的出口,打游戏和和电子竞技教育也不一样。彭颖告诉记者,之所以开办在很多家长心目中尚属“玩物丧志”的专业,他们想法是“打游戏”不等于电子竞技,“打游戏”是对电子竞技的片面理解。彭颖表示,虽为电竞专业,但对入学新生的电竞水准并没有要求,该专业在培养游戏设计制作、运营管理、电竞主播等方面的权重,丝毫不亚于在电竞运动方面的培养,“大一所有学生统一学习,大二根据学生的意志和老师的建议判断专业方向”。

红星新闻记者 王拓

编辑 官莉

{“type”:2,”valu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